祈白酱

♪~(´ε` )大坑王,专业后妈3000年

随便的练个笔

归冥之墟捏他,我就码码字练练手感

【1】晨曦

六族交汇处耸立着一座白玉塔,光滑的塔身笔直的向上,就像是要连接到那遥不可及的天空一样。

塔顶,瞭塔露台

“弗利萨大人,时间到了。” 白发的少年听到声音侧了侧头,将手中茶杯搁下,褐色的茶水印入少年的眼瞳中,驳杂了那清冷的颜色却又像什么也没有改变。

弗利萨起身,黑色的披风被抖落在在地上,身后的仆从匆忙捡起,他却连眼神都吝于给予。

神之所以为神,那是因为他们天生冷漠。

塔顶的面积除却突出的露台仅为最底层的九分之一,却恰好容纳了一个硕大的水池,池中的水在黑暗中沉寂着,等待着。 弗利萨从露台向水池走去,一边走一边将身上繁复华丽的羽衣脱下。走到水池边他将绑在手上的绷带拆去,赤裸着有些过于白皙的身体,沉默良久。

“弗利萨,你在干什么,不是到神祷的时间了吗。” 塞壬靠在顶层的入口处,珀金色的瞳孔盯着弗利萨背上被神所刻下的天谴。 以神的原罪堕落的至善之灵,被神所谴责的善意,呵,当真是,有趣呢。

“塞壬,你知道时间到了,就好。”弗利萨没有理会塞壬的反应,直接倒入那池水中。

水温不高与归冥之墟常年的温度相比也只是稍显暖意,弗利萨任由自己在水中下沉,粘稠的液体包裹着全身却不能将暖意传递一丝一毫。 神啊,请告诉我,这就是所谓的温暖么。这即是所谓的,我向您所祈求的,温暖么。

他一直在下沉,时间就好像那一天从神域坠下归冥之墟那么久。 他忘不了那天所看见的所听见的,他深爱着的神告诉他,他将被遗弃,将背上神的愤怒,以冷漠的罪名。 但他是那样爱着神,一心一意乞求着神给予众生的温暖,最终却被神所抛弃。

多么可笑。

弗利萨的背部终于触及池底,他睁开眼看着水流随他的下沉而被搅动。这里就像他的内心,四周安静得如同死水,却有一处被搅动 。

“你每次都是这样想把自己溺死的吗?” 四周的水更为亲切的将他包裹住,托着他向上升起直到露出水面。借助水池边缘将自己撑起后,弗利萨坐在一边再次看着水面出神。

水珠顺着他因为濡湿而贴紧脸庞的发丝淌下,滴在他手背上。

“别哭啊教皇大人,就算自杀被我救了也不要这么激动嘛。” 塞壬将被遗弃的披风披在弗利萨的身上,笑眯眯的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不会自杀的。”那是神最无法原谅的罪恶。 弗利萨起身,单手抓住滑落的披风,转身离开了水池。 塞壬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依旧笑得邪魅狂狷【←什么鬼】

看啊神,这就是你舍弃的冷漠,名为冷漠却依旧在渴求着温暖,如此可笑的存在。

他走到瞭塔露台上,俯瞰着六族或是灯火璀璨或是黑暗冷寂的领地,张开手臂高声呼喊: “这才是归冥之墟啊,没有谎言与善意存在的荒芜之地。”

  我期待着,任何生灵所能带来的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