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白酱

♪~(´ε` )大坑王,专业后妈3000年
偶尔间会掉落限定时间写出来的超短篇
我永远喜欢桐生战兔.jpg
我永远喜欢犬饲贵丈.jpg
推龙兔龙/蛇兔(我流私心)

也会掉落旧剑梅林或者带卡柱斑(是欠稿

点个喜欢我就很开心啦ʕ •ᴥ•ʔ

Don't touch my hand.

ドンタッチマイハンド 酸欠の心臓を一瞬で吹き返すくらいの 体温と擦れ違った

不要触碰我的手 令缺氧的心脏在一瞬之际 与复苏的体温交错擦身

↑灵感来源


*我要自己捅自己一刀.jpg

*37话预告相关,葛城兔

*极限半小时撸出来的小短篇,微妙的龙兔龙倾向请注意


————————————————————————————————

被呛鼻的烟尘呛醒的葛城巧睁开眼睛,入目是被火光映红的夜空,他很确信自己晕倒前是在白日的自己家中。

所以,Evolto到底想做什么呢?

他坐起来,环顾了一下烟雾未完全散去的四周,火光携着滚滚热浪烧得脸颊滚烫,远处隐隐约约有两个人影在互相殴打。其中一个一拳打退了对方就向着自己跑过来,穿过火焰的装甲反射着橙色的光。实话实说,他是很想离开这个完全没见过的家伙的,然而身体状态只允许他坐着等着人靠近。

“战兔!你没事吧?”

有点吵,他这样想着,以及谁是战兔?

万丈龙我和Evolto打了好一轮才短暂脱身,挂心着身体被丢到一边的战兔急匆匆跑过来,靠近了就看到那人脸被热得红红的,抬着头看向自己。

我眼泪都快出来了这傻兔子怎么可以这么平静啊?

万丈龙我一边跪下来一边悄悄眨了眨眼,尽管他知道战兔隔着面罩根本看不见他眼眶里那些多余的液体。他看着战兔仍然是白色的头发,勉强微轻快的语气开口:“喂,这头白毛就没办法变回去了吗?你这样跟只白兔子似的。”

捻起一撮垂下来的头发,葛城巧抬眼一看确实是毫无生机的白色,怎么事情他越来越搞不懂了?

“我还好。”他尝试着开口,声音除了有些缺水显得喑哑其余还好。“你是谁?”

这个问题问得万丈龙我一个猝不及防,他有些慌乱的摸上了葛城巧被灰尘蹭黑了的额头。

“是我啊,万丈龙我!你不记得?啊对你没见过……”

话还没说完,他看到对方眼中明显出现了戒备与杀意,头一偏躲开了自己的手。

“是你,Evolto的半身。”

再开口时语气疏离且充满敌意,万丈龙我举着手停在半空,指尖有些颤抖。

“你不是战兔?你是……”

“葛城巧?”

指腹还残留着对方额头的余温,他鲜少与战兔有这样肌肤相贴的亲密状态,很多时候都是受伤后互相搀扶,那个时候战兔手腕的温度和刚刚一模一样。

确实一模一样,也确实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复苏了啊!葛城巧!也好,也好哈哈哈。”

Evolto也走到了附近,发出的笑声充满了恶意与兴致勃勃,他看着万丈龙我,觉得自己的计划真的相当天衣无缝完美绝伦。

不然怎么能够看到现在的一幕呢?

心心念念想要救回的桐生战兔醒来后变成了曾经要杀掉自己的葛城巧。

真是让人越来越期待接下来的发展,他露出了一个衷心的、残酷的微笑。


—————————————————————————————————

没有后续(…)很大程度这周就被打脸x

武藤算你狠


评论(3)
热度(25)

© 祈白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