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arice

♪~(´ε` )大坑王,专业后妈3000年,沙雕小说写起来我就是个沙雕
头像感谢热风老师(つД`)ノ神仙下凡画得真好看呜呜呜

偶尔间会掉落限定时间写出来的超短篇
我永远喜欢桐生战兔.jpg
我永远喜欢犬饲贵丈.jpg
推龙兔龙/蛇兔(我流私心)

也会掉落旧剑梅林或者带卡柱斑(是欠稿

点个喜欢我就很开心啦ʕ •ᴥ•ʔ

That's Why I Was Leaning on Unhappiness.

故而我依凭不幸而生

*今天份的极限半小时,没有写完而且不会写了(x)

*兔中心,34话衍生

*是一只兔子在疼痛时的胡言乱语,有私心的蛇兔和龙兔龙倾向请注意

 

 


桐生战兔倒下的时候除了很疼外,更多的是猝不及防的惊讶。

是似曾相识的疼痛。

像一团燎原的火在胸口燃烧,蒸发掉每一根血管中流淌的液体,犹如实体的烈焰呼啸而过,将干涸的管壁烧灼的焦黑,心脏挣扎着跳动,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焦黑炭块的掉落。

Evolto的毒素混入血液里,鲜红被污黑染成紫红色,沿着上行的血管,亲昵又恶毒地在脖颈上烙下图腾。

被一根一根管子包围着,仍旧挣扎在阵痛中时,他会忽然想到很多以前想过的问题。

是Evolto铸就了现在的我,也是他想要毁掉现在的我。

我到底算是什么?桐生战兔已经不止一次一次质问自己,这次在剧烈疼痛的间隙,他再次向自己提问。

桐生战兔、假面骑士build亦或是葛城巧?

葛城巧的研究引发了战争,桐生战兔是为了战争被塑造的英雄,build是自以为正义的兵器。

所以无论哪一个他,都是依凭着不幸而生存着。

偶尔间神志稍微清醒一点,他会看到美空和万丈担心的脸,透过小小的玻璃。

啊美空,是一个非常柔软的孩子,是他非常想非常拼命想要保护的家人。偶尔想起Evolto暴露前的时间,美空以咪碳的身份帮忙搜集信息,帮忙净化瓶子,虽然嘴上嚷嚷要打工费但其实哄哄就好。

万丈龙我,虽然一直觉得这个人又烦又傻的,但不得不承认,他是不可或缺家人。

那个时候,他的正义也还是他以为的正义。

 

按常理来说,Evolto欺骗了所有人,桐生战兔该恨他的,可是他的情感相当复杂。

他恨Evolto的欺骗,却也期待着能够回到一开始的时光中。

这是桐生战兔不为人知的软弱。


评论
热度(19)

© Atar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