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arice

♪~(´ε` )大坑王,专业后妈3000年,沙雕小说写起来我就是个沙雕
头像非常感谢热风老师画画超级好看是神仙下凡呜呜呜呜

偶尔间会掉落限定时间写出来的超短篇
我永远喜欢桐生战兔.jpg
我永远喜欢犬饲贵丈.jpg
推龙兔龙/蛇兔(我流私心)

也会掉落旧剑梅林或者带卡柱斑(是欠稿

点个喜欢我就很开心啦ʕ •ᴥ•ʔ

【结局if】被上吊之人

*基于猜测的结局if线,重启中的世界线
*我其实是个后妈写手我不是沙雕写手(挣扎)
*在武藤把我捅死之前我先自己捅死自己.jpg





“没关系的,很快,很快就能再见面了。”
在一切结束之后,战兔独自一人回到了nAscitA,因为Evolto的破坏,整个地球都变得支离破碎,仅剩的人们在悲痛中与恶劣的环境进行着斗争,每天都有人死去,剩下的大部分人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着不愿死去。
“你真的想要重启这个世界吗?”
偶尔战兔会看到葛城巧在那个坍塌的白色世界里,倚在门后反复地问他类似的问题,战兔并不懂得为什么对方会有这样的疑惑,因而便弃之不顾只是夜以继日地做着准备工作。
世界重启时的光芒是柔和的白光,和天壁惨剧时不祥的红光形成鲜明对比,战兔闭上了眼,等待着世界的重启完成。

“喂战兔,你还在磨蹭什么?”万丈朝忽然愣住的战兔喊了一声,“我先上去吃饭了,你待会记得上来啊。”说完就一边念叨着今天会吃什么一边走上了楼梯。以为睁开眼是别的地方的战兔迟疑着将目光挪到了一边墙上,镶嵌着的潘多拉板提醒着时间倒流到了一切还没开始的时候。
这算什么?所谓的新世界只是将时间倒流到什么都无法改变的时候吗?怀抱着这种荒谬的可笑感,战兔离开了地下室。
不,不对,龙我的态度不对,如果是这个时间的话不应该是像是很久之后的那般熟稔。
上到nAscitA的店里,她愕然发现一海和幻德坐在咖啡店的吧台前,每个人面前都有一盘意面,美空和纱羽忙着端剩下的食物,店长在捣鼓他的咖啡,龙我一上来就翻箱倒柜地找东西。时间线对不上,这个世界并不是他之前所认为的仅仅是将时间倒流回去的世界。
突然间,战兔明白了这个所谓的新世界。
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好好的,没有Evolto却仍然聚集在一起的美好世界。

“哟,战兔,好久不见。”
Evolto忽然出现,与之相对的是整个世界忽然静止,黑洞形态的他靠在吧台上,抬手向着战兔轻轻一挥权当做许久不见的招呼。
“Evolto?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需要这么紧张吗?” Evolto张开双手绕着警戒的战兔走了一圈,句尾的语气是戏谑般地上扬,他现在心情很好,甚至有些恶趣味地期待着战兔接下来的反应。“这又不是真正的新世界,况且你可是用的我的力量融合两个世界,我稍微留下来一点意识看看结局有什么所谓?”
“只不过,趁着现在我还能帮你反悔,你真的要融合两个世界吗?
与葛城巧一样的提问让战兔皱眉思索了起来,事到如今融合世界几乎是毫无疑问的选择,为什么两个人总是要他再三确认?
“等等,你说的这不是真正的新世界,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很明显吗?你们期望的新世界没有我,没有天壁惨案,桐生战兔就不该出现在这里啊。”Evolto用手一撑坐上了吧台,看着战兔忽然神色大变,和预想中对方差不多的反应让他感到十分愉悦。
看来战兔终于意识到了,如果没有Evolto以及那一系列的计划,桐生战兔这个被设计好的英雄将不复存在,仅仅有作为科学家的葛城巧和乐队成员的佐藤太郎。刚刚那段短暂的经历只是命运难得给予孑然一身的他唯一的仁慈,让他得以从缝隙中窥见些许设想中的美好。
“来选择吧,是整个世界的未知的重生还是抱着回忆等着毁灭的到来?”
“但是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桐生战兔都将不复存在。”
Evolto笑了起来,是一贯恶劣又满含讽刺意味的笑声。
责任与罪恶感编织而成的绳索勒住脖颈,他是因为拯救世界而一无所有的英雄,也将成为新世界最后的一块奠基石。
“为了爱与和平,请你,消失吧。”

评论
热度(7)

© Atarice | Powered by LOFTER